• 資訊
  • News
  • 行業資訊
  • IndustryNews
  • 埃斯頓100%收購德國百年焊接機器人巨頭CLOOS!

    行業資訊 | 時間: 2019-08-25 | | 編譯:劉眾楷|瀏覽量:811

     8月22日,埃斯頓盤中快速上漲,5分鐘內漲幅超過2%,截至9點39分,報9.57元,成交1980.30萬元,換手率0.29%,這個波動被很多人注意到,無疑其公司將有新的突破,果不其然,在8月25日晚間,埃斯頓公司發公告正式宣布稱,埃斯頓100%收購德國百年焊接巨頭CLOOS!

     


     

    2019年5月13日,成立于1919年的CLOOS剛慶祝完成立100周年,工程師Carl Cloos于1919年在錫根創立了該公司,1924年轉移到海格爾,發展至今CLOOS在全球擁有13家子公司和50多個銷售和服務中心。


    2018財年總部位于Haiger的公司CLOOS訂單超過1.6億歐元,埃斯頓的這次全資收購無疑讓業界震驚,是什么促成了埃斯頓跨國收購的頻頻成功?德國公司到底對于機器人行業來說,意味著些什么?


    收購始末


    埃斯頓的這場收購花了不少的時間,直至前些日,德國方面才有消息宣布了該次收購,隨后埃斯頓于國內也公告了這個好消息。其實在2018年5月,CLOOS中國就已經搬到了一個擁有更大產區的新地點,新址與北京國際機場位于同一區域,生產和倉庫面積約3000平方米,與之前的位置相比,生產區域增加了兩倍多,早已意味著其在中國布局的開始。



    自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CLOOS一直在中國代理。“CLOOS多年來在亞洲享有盛譽,在中國市場也享有盛譽,”CLOOS中國區董事總經理羅靜華說,2010年,CLOOS子公司開始時有9名員工。從那時起,中國的員工一直在穩步增長。

    如今,該團隊由大約50人組成,除管理外,還包括銷售和營銷,項目和合同管理,服務和技術支持,機械研討會和管理。總的來說,CLOOS子公司在該國有三個地點:在北京,總部有自己的生產設施,在成都和深圳也有辦公室,因此如今過渡并不費力。

     

     

    埃斯頓的收購史

     

    這次收購不是偶然,這也不是埃斯頓第一次收購海內外企業。
     
    早在2017年2月5日,埃斯頓全資子公司Dynacon Industrial Limited就曾以1,550萬英鎊成功收購TRIO MOTION TECHNOLOGY LIMITED的100%股權,布局控制器領域;2017年4月13日,900萬美元收購美國高科技公司Barrett Technology30%股權,涉足微型伺服驅動器;2017年9月13日,出資約886.9萬歐元,收購德國M.A.i.公司50.01%股權;2017年12月10日,出資3.26億元收購揚州曙光68%股權,逐步完善系統集成和信息化方面的業務。


     

    且收購后,公司保持了穩定運作和發展,國外業務進展順利,營收占比亦在迅速提升,埃斯頓2016-2018年海外業務營收分別為0.29、1.28與2.85億元,營收占比分別為4.28%、11.9%與19.51%。成功的收購轉化,也使得埃斯頓保持了不斷收購的實力,并形成了集群效應,在海外也逐漸有了知名度。

     

    收購來的全產業鏈

     

    可以說,埃斯頓的無論是技術還是產業實力的日益強大,與收購都脫離不開關系。
     
    1993年,埃斯頓自動化成立于南京,直至今日,儼然已成為國內高端自動化核心部件及運動控制系統(注1)、工業機器人及智能制造系統提供商和服務商企業之一,埃斯頓長期在高端智能機械裝備及其核心控制和功能部件進行技術開發,生產和銷售,目前其下設有4個全資子公司(南京埃爾法電液技術有限公司、南京埃斯頓自動控制技術有限公司、南京埃斯頓軟件技術有限公司和埃斯頓國際有限公司)和一個控股子公司(南京埃斯頓機器人工程有限公司),不同的業務組成部分和專精方向,保證了其整體良性運作。


     


    在技術上,埃斯頓早期從數控機床系統做起,通過內部研發與向外并購,逐步掌握運動系統核心功能部件,通過在海外頻繁收購逐漸完善了產業鏈布局。埃斯頓起步于數控機床系統,在金屬成型機床數控系統領域公司屬于國內龍頭企業,數控系統則是運動控制系統在數控機床領域的應用,通過自主研發與外延并購,埃斯頓逐漸掌握運動控制系統控制器、伺服系統等核心功能部件,逐步助推發力工業機器人以及成套業務。
     
    在不斷收購中,埃斯頓2015-2018年機器人以及成套業務在總營收中的占比分別為16.36%、31.32%、45.45%與50.31%,在此基礎上,埃斯頓也才有實力不斷做起至掌握核心功能部件。可以說目前埃斯頓在運動控制系統的核心子功能部件部分基本完成全產業布局,這種全產業鏈的布局,也與外資競爭對手在快速縮短差距,這種產業鏈布局優勢也在國際競爭和收購中逐步顯現。



     

    一個人難稱偉大,一群人卻可以

     

    如何能讓公司走得更遠,是每個公司領導人決策考量的必然依據。德國市場和資本的氣質,注定了其只能形成技術為導向的實力巨頭,其游離資本和體量,已經逐漸達到了公司發展規模的瓶頸,想要再進一步,無疑,和一個有可能在接下來百年時間繼續輝煌并極有可能邁步向更高點的公司,又何嘗不是對于員工和客戶最好的交代?埃斯頓的全產業鏈方向,無疑使得其具備了成為發那科這樣工業自動化巨頭的可能性。
     
    據了解,埃斯頓容易被外資公司接受并重視的重要原因,和許多成功案例的成功經驗一樣,還是在于對于研發的高度重視。埃斯頓持續多年保持占銷售收入10%左右的研發投入,2018年研發投入的營收占比為11.49%,研發費用的營收占比與毛利率均領先于國內其他企業。



    在2016-2018年先后完成了多筆并購后,埃斯頓同時在不斷地招聘相關人員加大研發,據數據顯示,2017-2018年埃斯頓的人員管理費用的占比分別為13.06%、18.11%,期間研發費用占比提高,一度導致公司凈利率壓力較大,但整合成功后收獲無疑同樣巨大。
     
    同時,在埃斯頓的資本體量和公司實力逐漸上升的情況下,這家實力不斷提升又尊重技術實力和企業文化的公司,或許也成為了很多外資公司認定新東家的不錯人選。
     
    同時,工程師們的集體意向,或許也是收購的原因。對于一個公司,技術想要得到進一步提升,廣泛試驗市場很關鍵!對于CLOOS公司的工程師員工們,CLOOS首席執行官西格哈德·托馬斯曾表示,焊接專家們如今越來越關注網絡和數字化,以支持他們的產品和客戶實施工業4.0

    在技術試驗和應用上,作為全球最大的機器人增長市場之一,中國的訂單量在不斷增加,龐大市場無疑會對于工業4.0相關技術有著質的提升,在下一個智能制造的市場節點到來,擁有廣泛市場占有率對于任何一個技術公司都是非常不錯的技術突破契機!而在當前中國市場,有一個如埃斯頓一樣的機器人專家帶領,無疑能更好幫助技術產品更好打開并全面進入市場。

     

     

    更廣闊的外延,更深的領域

     

    埃斯頓是最好的前沿技術探索和布局者,對于前沿技術的布局往往非常早,同時,埃斯頓的集成方向已經開始逐漸更落地于行業,細分但完善領域,本次收購意味著其在焊接集成和技術領域的一次深化。
     
    在技術領域,埃斯頓在前沿技術布局極其敏銳。其2016年參股20%意大利 Euclid Labs SRL就是為了布局機器視覺業務,早在前幾年中就有專家提出機器視覺的重要性,機器視覺是一些智能制造設備中必不可的功能部件,但國內的相關公司和人才仍不算多。Euclid Labs擁有工業機器人視覺方面非常深厚的技術積累,具有高精度三維視覺系統,可適用于各種場合如復雜工件抓取和搬運、智能碼垛、布料剪裁、精密檢測等工業環節。



    據了解,在收購后,埃斯頓scara機器人配合視覺系統,可高速高精度地識別工件的形狀及顏色,采用模式匹配特性檢測顏色區別,目前已經廣泛應用于3c行業分揀和裝配行業。
     
    在集成板塊,則對于細分下游領域更加重視。2016年埃斯頓就收購細分領域壓鑄機器人自動化系統集成優質標上海普萊克斯,為了快速理解壓鑄域自動化場景,同時借助其積累的業界口碑快速開拓業務;收購德國  M.A.i,則是未來拓寬在汽車引擎和電子系統部件、半導體、航空部件和醫療器械等行業的集成經驗。
     
    據了解,隨著埃斯頓的不斷收購,2016-2018年埃斯頓工業機器人與成套業務同比增速分別為167.09、131.75%、50.31%,遠超同期國內工業機器人銷量同比增速34.3%、68.1%、4.6%。
     
    本次收購的百年企業CLOOS同樣是焊接技術的集成先驅,CLOOS在中厚板焊接是世界隱形冠軍,同時其還有相關軟件、傳感器、定位器、安全技術領域、培訓體系等也在行業內占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技術驅動下,其在軌道交通、工程機械、船舶等領域的集成都處于世界領先。本次收購,對于埃斯頓來說,無疑是焊接技術以及下一個細分領域的再次提升。

     

     

    并購不是終點,融合才是關鍵

     

    但企業并購并不代表了結束,在國內設備精確度、穩定性等方面與國外企業具有較大差距時,并購是進步和融合的重要基礎,而如何將并購的技術轉化為實際生產力更是尤為重要。雖然通過并購補強產業鏈是國際范圍內通用且有效的方式,但在高研發投入行業,企業自身研究實力仍然是整合產業鏈的基礎與關鍵,實現自身的研發成果,從而進一步具備良好的本土研發基因,對于細分領域和市場才能更好結合,在部分技術上才能更好與國外巨頭有著競爭空間。


     

    在早期金屬切削機床數控裝置市場基本被德國 Siemens、日本fanuc 占有,金屬成形剪折機床數控裝置基本被荷蘭Delem公司、瑞士Cybelec、意大利ESA 占有。埃斯頓通過逐步成為荷蘭Delem公司全球大客戶,與荷蘭Delem進行了深層次的技術合作,埃斯頓交流伺服系統替代荷蘭Delem公司數控裝置的核心擴展模塊項目,目前已經由雙方技術人員共同研發完成,實現從市場到技術的雙重收獲。

    在機器人本體研發方面,通過并購后,埃斯頓成功開發出多個以公司機器人本體產品為核心,也針對細分行業應用的、可復制、模塊化的工業機器人型號,據了解目前3C、電子、汽車及零部件、家電、物流、食品等行業實現批量銷售。

     

    人才的流動,行業的交流

     

    中國機器人行業的目前發展與中國汽車的進步歷史非常相似,和埃斯頓非常相似的吉利,汽車行業從收購沃爾沃開始,通過技術的不斷交流沉淀,針對性的人才培養和流動下,行業產業鏈不斷學習其先進經驗完善,到目前中國也開始出現汽車相關上下游核心制造企業,原先單純模仿的產業鏈逐漸被補齊。

    但問題在于如何在收購中保持企業本身的技術與研發進步空間,同時保持收購盈利,并擁有收購后能順利轉化的科研能力,這些也都是中國機器人企業在收購海外企業時需要不斷研究并取得進步的關鍵點。
     
     
    注(1):

     

    運動控制系統核心分為眾多核心功能部件。典型的運動控制系統分為人機接口、運動控制器、驅動器、執行器、傳動結構與反饋等關鍵環節,其中最為關鍵有運動控制器、執行器與傳動結構,運行控制器完成運動控制的關鍵,作用是根據被控對象的運動軌跡需要,對完成運動的方案進行選擇和配置,形成控制軌跡,并輸出到驅動器;執行器為驅動負載提供能量的裝置,可以用液動、氣動和機電一體化來構建;傳動結構,連接負載和電機軸,幫助負載完成要求的運動軌跡。以普通工業機器人為例,以上三種功能部件分別對應工業機器人的控制器系統(運動控制系統的控制器)、伺服系統(運動控制系統的執行器)與減速機系統(運動控制系統的傳動結構),在成本占比中這三種系統的占比最高分別為10%、20%與31%
     

    聲明: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

    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中國機器人網(www.ynumm.club)聯系,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21-39553798-8007

    相關閱讀:

    熱門資訊

    • 初評入圍名單揭曉,超170家企業入圍第六...
    • 從車間走到服務,美國40年的機器人發展...
    • 機器人戰“疫”,碧桂園傳遞了什么?
    • 后疫情時代,汽車行業需求將回暖,機器...
    • 工業機器人產業提速,千億市場蓄勢待發
    • 技能人員水平評價由誰認定?李克強稱這...
    • 【盛會】機器人“半壁江山”齊聚蕪湖 共...
    • 機器人賦能產業,智贏未來!2019年第九...
    • 工業上機器換人帶來的失業問題如何看待...
    • 政策助推下,國際科技巨頭紛紛下注中國...
    ?